一开门,就是人间。

最后一句唱: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四月再见五月好

和她们聊了一点最近和未来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放了一段时间的假回来见到那些同学,有绵绵不绝的话讲。
Y和她男票都是考研党,四川人,最理想的就是他们一起考到成都,Y母给她置办个小房,以后Y结婚了还会有个大房,挺好;C是很爸爸宠溺的女汉子,特别想赶快找男朋友想结婚,回她家乡过相夫教子的安稳日子,也在准备考研,因为闲的没事做;Q是我特别喜欢的漂亮女生,端庄优雅落落大方,她是学会计的找工作不难,说找着工作自己再慢慢考证添金呗;G刚刚辞了她在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实习工作,开始犹豫究竟选哪条路走;J刚刚决定不考研了,家里也新开了麻将馆,打了太多的游戏她觉得也许自己不适合学习。
我们陷在门厅的旧沙发里感慨,好像到了一个要考虑未来的时候,抬...

实在不在能讲好爱情的阶段。码了两段卒。
揪着花瓣数:爱你,不爱你,爱你,不爱你,爱你……
你说爱就爱。

最近容易把自己代入到看的剧看的书里,再加上我妈唠叨唠叨,然后就满是“天啊如果我遇到了这些我该怎么办”“啊难道我以后也要这样”“啊这样好辛苦我不要”的独角戏。不过的确生活比解数学题难多了,数学题不会了就跳过,就怕难过的日子跳过就陷入恶性循环。
心情小姨妈期,喜怒无常,脾气差。

撒哟娜拉

过完了的
考完了日语和英语,我的大三就结束了。不再有课,开始放假,等挥霍完这一整个夏,就是大四、长大。
大三过得很快,那天师妹问我,觉得从大一到大三,我有什么变化。想了想我说:大一态度端正,大三看透学校,大一很多课认真听,大三讨厌很多课堂。但也有喜欢的,日语老师是个快乐的光头大叔,很哈林。一年四季脑袋上不是墨镜就是帽子,有时候不喜欢背日语单词,不喜欢被他提问,但是喜欢听他的课。教单词,教句子都很有节奏和条理,你跟着他,练着练着就上道了。日语考试之前,感叹归感叹,四天时间把学的内容翻来覆去倒腾了三四遍,课本顺序看,按词的类别看,重点句子抽出来默写……整个复习,算是对大三最后的交代,没有遗憾。
讲真这学...

突然想熬夜,就无所事事到三点才睡觉,
每天无论几点睡觉,早上睁眼看表就是稳稳的621
跟夫君道了好梦准备回笼
晨宝敲门有些不舒服我们就来医院了
挂了两次号,现在有几个检查要做要等
先打个小盹
( ˘•ω•˘ )

闭眼之前

失眠,
不想睡觉,
提前吃了明天的早饭,
脑壳疼,
想你,代号樱花味。

不想做做不出来的题,
太简单的又不屑于做,
仿佛给自己选了一条最难走的路,
希望走出一条坦途。

蓬头,
素颜,
现在出门学习,
都懒得梳妆打扮。

自制力,
都是表现给别人看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
自己坐在窗边,
就像一只树懒。

特别喜欢陈冷淡,
常常会去翻她的旧文,
觉得她特别精彩。
晚安

温故而知新——新年快乐

发布了长文章:温故而知新——新年快乐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温故而知新——新年快乐》

写了太多的自我介绍,开始怀疑人生。

不要形容我没自信,自信不是没有自知之明。最近被专业推去参加国家奖学金的申报答辩,实在是我的荣幸。可是,配着这日子没完没了的阴云密布,成了心头重重一堵。三碗酸辣米线都拯救不了的那种堵。

拿国奖的人类,要么才气逼人著作等身,要么天生的领导者班长部长社长学生会会长的头衔一把把。大多都是爱好比赛烫金红皮证书一沓沓的老师院长面前手脚勤劳的红人。我站他们面前和他们比这些,俨然就一傻白甜。作为一个创新大赛都没参加的普通姑娘(这点还是很遗憾的),实在没法想象我如何向他们说明我有拿国奖的属性值。大智慧没有,不正经的小聪明倒是不少,可那个讲台不是我能跟坐底下的十位老头老太说...

最近好喜欢她们不同的背影

满鼻子的桂花香

满鼻子的桂花香

以后回北方,不知道还能不能被桂花香扑面到了。

假期和晨宝去了趟衡山,挺早的上午就到了半山腰,因为刚结束持续了几天的阴雨天,太阳初放晴,气温回升到一种怡人的温度,看枫杨、马尾松满树枝BLINGBLING的小水钻,闪着彩光,悠闲的走在盘山路上满是清爽,特别想做棵树,一头的璀璨。

许了很多的愿,觉得在拜神的地方特别能整理长长短短的目标心愿。下山下到腿软,辗转了两辆车到了火车站,吃了香糯的米粉排骨才感觉真的了了一天的心愿。火车晚点,到了学校几乎就只剩路灯和我们,桂花树下仰头看着弦月说着想说的一切,这时候的我们都是最诚实的样子吧。主教一楼的考研自习室亮着灯,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黑板上...

开始经常早起看人间(○゚ε゚○)

下午趴图书馆写英语作文,花了一个小时愣是没编出来一封求职信。
怒火中烧,拍案而起,听了五首歌才缓解心中的愤懑。
要说考场求职信这种小作文,不就是满满的套路么。我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广告,对职位很感兴趣,然后自我介绍自报家门,哪毕业的成绩如何爱好怎样性格如何有何建树……最后再感谢耐心看了我的信,再来一个约定预知后事如何,请拨打xxxxxxx。
清晰的套路招数,却像一个迷城,框架里填不上我遥想的经典英式句,什么比喻拟人修辞更别提了。想用到那个“domino”的比喻就想了五分钟,结果还是不才,鸣鼓收兵败下阵来。单有堆意思差不多的句子骨架摆那儿,还跟骨折脱臼似的,不流畅不地道。有些用烂的话看着就觉得在写小学生作...

打鸡血的小番茄

36度的高温,我好像一条潮湿的咸鱼游荡在暖流中,任凭一股股热浪打来,谁让我们没空调呢。
差不多已经完全从周六的英语考试阴影里走出来。讲真,真的考了一个好差的六级,考试时像个惴惴不安的兔子一样,还是只一直跑神的兔子,几瓶脉动都难拉回来。一直重视也不讨厌英语的学习,考前的复习也像种草坪似的一丛一丛不急不慢的按计划进行着,可到了考试,就还没轮到在大草坪上驰骋,就掉进了黑洞。原因无非就那么几个,储备不足,状态不好,反正就是各种准备不足呗。看着的忙活,实际内化了多少,大概也只有我自己反思的出。好歹我是个乐观的孩子,不想面对也不会一直垂头丧气,更不会怨天尤人, 不打起精神怎么咸鱼翻身嘛。 原来嗤之以鼻的东西...

飘飘忽忽

冒出题目的时候,想的可能是“乎乎”,打出来就是“忽忽”了,也不精于斟酌到底该用哪个hu,开心就好。

说飘忽,是想说浮躁。最近浮躁的不行,坐在教室,觉得哎呀呀这一段又是废话;回到寝室,长叹校园网时好时坏,有时追的美剧都看不下去;跑到图书馆,只想对一份比一份disgusting的模拟卷比中指。

我以为我单词通常是记得不错的,却发现正在记单词瓶颈处,“见词不是词",老说着要晨读逆袭,早上起来就剩使劲儿涂眼霜了。夜熬得多了,脸上皮肤质量层层的变差,头发蹭蹭的逃离,一觉起来还能感觉到老眼昏花。就是这样的威胁下,我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喜欢晚上聊个天,开开心心的跟X说了晚安倒头睡去。这倒没什么,我...

 

© S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