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门,就是人间。

跌跌撞撞也要越来越好

生老病死,真的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啊。

昨天跟我爸妈聊天,他们让我今天考完试给我叔叔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因为叔叔最近做了透析。

我其实知道啊,前几天看到叔叔的朋友圈了“终于坚持不住了,开始了漫漫透析生活。朋友们保重身体。"看这条消息的时候是在上课,余下的半节课都在查透析的前因后果以及未来。然后什么也没评论,因为好似严肃得不知说些什么好。

小时候从来不会想到把虚弱一此用在叔叔身上。他是我家最高最壮的,最嘻嘻哈哈的。小时候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一口一个“哇塞”,比赛弹舌,吹吹不起来的口哨,踩在桌子上跟他比身高,还要难为他像我一样劈叉下腰,然后听奶奶吵他不教我好,说我不像小姑娘。

我记得他带我扎的蝴蝶风筝,在周末下午的田野里,把风筝放得高高远远,倔强的要做最高最远的那只。然后眯着眼睛找太阳下我们的紫蝴蝶,一不小心风筝线挂断了,就看着叔叔扑通扑通地跑去找,叉着大步,穿过土地菜地河沟。看他的身影从大变小再变大,心里好自豪骄傲。

然后记忆就到了去年,白白的颜色和苦苦的味道,是时不时的住院和每天的中药。家庭聚会的菜开始从少油少盐到专门的无豆无蛋。我不知道情况还会怎样,去看望叔叔时还夸他真的瘦了,然后一样的说说笑笑。

刚刚给叔叔打了电话,脑袋里都是组织不起来的语言,我不知道怎么去说我妈教的“和病魔作斗争”这样的话,只能在话题的周边兜兜转转。叔叔说不疼啊就是血液抽出来转个圈再回去,说妹妹天天还是粗心大意,说我要是没钱不想跟爸妈要就跟他讲啊,说我什么时候放假回去给我做好吃的……

也不知道妹妹关于疾病知道多少。觉得我十岁时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似的,知道爸妈间的吵吵闹闹,体察得到快乐和忧伤。所以妹妹应该也了解很多吧。一整个学期每周和爷爷奶奶的电话,讲述的大多都是天气饭菜这样的话题,从没跟我提过“肾源匹配”这样的词汇,但我就是知道,无数个晚上,奶奶一定是带着心事去睡的,无数个买东西的瞬间,奶奶一定因为觉得贵而迟疑。

就像咬脚的鞋,很多无奈。可即使跌跌撞撞,还是要走啊。

希望我那个能翻窗户框的叔叔,越来越好!

评论
 

© S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