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门,就是人间。

论文

终于码完了《时寒冰说未来二十年(现实篇)》的读后随笔,也作为国际经济学作业期末上交给罗博士的作业,就在刚刚,顺利的让我在“发送”按钮上咔哒一击,文章就穿过传送门,进到他们家。

今天上午考了国际经济学,罗博士是个不折不扣的会玩的人。刚开始上课说期末考试形式任选:写论文、讲故事、做视频、考试……后来说教务处会查考试,所以考试这个过场,我们还是要走的。考试形式也很创新:一页开卷。自己可以抄写一页A4纸的内容,于是班里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刻字行动。到了今天考试,博士又准了我们15分钟开书作业。博士是个很注重“自己有货”的人,这应该也是我们专业的要求吧,能讲能扯能分析,抄书本抄论文真的是个很没意义的事。像名词解释、简答这类书上有标准答案的题大概是博士最不屑的题了吧。

博士跟我们说“论文拼凑出来的就不用交了”,我们一写东西都会去找资料,二手三手多手的……知网上的论文期刊一篇篇漂亮的很,一边赞叹着一边深知自己写不出,于是最多的选择就成了下载一堆论文-看论文-点击左上角那个“转换为文字”图标,一点点的粘出、改出一篇自己的文章。

多么忧伤的情境啊,虽然只是学生作业,拼来的东西署上自己的名字依然是学术道德的丧失。为什么我们做不出自己的东西呢,为什么我们没有习惯做自己的东西呢,好似也有很多因素。

最关键的原因就是我们脑袋里“没货”,平时的积累少,想的少,练的少,没有充分的素材积累,更没有自己的见解。一到交任务时找资料看别人的论文时,也只有点头称赞的能力。

外部因素,学校课程安排太赶太挤,有一些课程甚至半个学期就结束了,要想半个学期里从入手了解到对某一点产生兴趣、查阅大批资料、理清自己思想,码出一篇形式规范、语言流畅的论文是在实在不易。还有老师在学术上的引导,给学生列读书清单,平时就加强对学生“写自己的东西”的强调等等也非常重要。

水的不行的我们,还在不停期待着老师们放水,他“水”出的论文那么“语句通畅,见解独到”自己写的“不可同日而语”难以有高分,带着这种想法又有一批好同志沦陷。

最近在啃《Zero to One》,从1到n都是复制,从0到1才有未来。“下一个比尔盖茨不会创造一个新的操作系统;下一个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不会发明搜索引擎;下一个扎克伯格不会创建一个新的社交网络”。不要山寨了,一点点的造点自己的东西吧,可能造的很慢,花的功夫很多,造的也不漂亮,可是迈不出蹒跚的第一步,永远没办法矫健如飞、疾步如风,永远没办法大大方方的把自己的一手产物甩给别人抄。

我们一言不合就“挖泥鳅”的博士,席讲台就坐的博士,“他饿因为他甲亢”的博士那么可爱,不忍心太不听他老人家的话。

评论
热度(2)
 

© S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