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门,就是人间。

武汉游记

带上两张自己的车票,我站在人满为患的候车厅,高跟鞋上是自己,火车头那是方向。

车上搭讪的姑娘年龄和我差不多,生活和我不一样,

我们聊起来笑盈盈的样子,辣条和橙子一样香。

青旅的墙上花花绿绿的贴纸一张连着一张,

我睡得时候没有发现一点小强。

清晨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

我背着忘带的行程,扯着充电中的手机对着屏幕里的特工嚷“操怎么这么棒”

带着黑眼圈去找远近闻名的户部巷,

走岔了方向在一家小店跟卖包坨老板谈理想和志向。

塞下一碗热干面举着雨伞去看江,

浩渺的江水前我化成一个点,透过相机映入拉来的陌生拍照路人甲的眼眶。

裙角被小风吹起,定格的片刻我脸上都是欢喜。

漫步在微雨中纳凉的时候走来男学生说可以一起,

提起眉毛瞧他是不是坏人,

今日说法说现在社会充满了问题,

可只能辨出他不高不富不帅或许只要爱搭不理。

有人给拍照有人同聊天有人拼吃种类丰富的午餐看似一切都和谐,

走着转着问着想着,共进完午餐欣慰的跟男学生道别,

除了手机里的微信号应该难得再交叠。

黄鹤楼里走了两个大圈出来还没有记起全篇的“故人已乘黄鹤去”,

江汉路的步行街看上一件四百块的衣服最终还是端正了态度,

踮脚和一个190的小哥找到了手机里的地铁站,

走疼了的脚迈出地铁口的时候又拐了一个弯去领略昙华林的文艺小清新泛滥。

有情调的门头灯饰,被夸的天花乱坠的鲜花饼和铺天盖地的海报明信片。

想画明信片想不清牵挂谁,想搞慢邮不知道未来的他能在哪出现,

而过去,那些丰富的过去写出来最多也只是几声徒劳的感叹,

还不如几个廉价的喜糖值钱。

找好了明天代课的朋友看完特工剧终于在奔波了一天后安稳睡去。

 

同屋刚工作的姑娘拎着自拍杆和自己一起去了博物馆,

天南海北走的她已经开始说工作太忙假期太短。

博物馆里的古人都好勤劳勇敢,

感觉自己进化了这么多年连个斧头都不会砍。

不认识的字能讲出的历史不增反减真让文科生汗颜,

中央空调效果太好让人离开后受不了炎热和曝晒。

楚河汉界的麦当劳甜品店第二个半价,

任性的买一个就离开的姑娘只是不想胖到让外人担心受怕。

榴莲酥叉烧酥收入肚子后去试裙子有效限制了消费,

想成为某家书店老板娘的千金,

然后牛逼烘烘的说“思想这个东西千金不换”。

买了周黑鸭和旅店的美国人分享,

学了十年加的英语至今还是说不出口觉得做中国人做的过分坦荡。

晚上小酒吧的民谣演唱听得满身找理想,

想着自己想着理想想自由想流浪想找一个诗人恋爱认识一个歌手云游四方,

哪怕他不会修灯泡。

 

又吃了几样小吃去渡江,

没有时间去寺庙烧香就去买了件衣服认识了下老板娘,

下午的火车我坐在麦当劳里又吃了麻麻黑听背后的大叔们说使劲喝续杯的咖啡,

困了小睡了一下准备南下开始新生活。

评论(2)
热度(3)
 

© S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