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门,就是人间。

和她们聊了一点最近和未来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放了一段时间的假回来见到那些同学,有绵绵不绝的话讲。
Y和她男票都是考研党,四川人,最理想的就是他们一起考到成都,Y母给她置办个小房,以后Y结婚了还会有个大房,挺好;C是很爸爸宠溺的女汉子,特别想赶快找男朋友想结婚,回她家乡过相夫教子的安稳日子,也在准备考研,因为闲的没事做;Q是我特别喜欢的漂亮女生,端庄优雅落落大方,她是学会计的找工作不难,说找着工作自己再慢慢考证添金呗;G刚刚辞了她在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实习工作,开始犹豫究竟选哪条路走;J刚刚决定不考研了,家里也新开了麻将馆,打了太多的游戏她觉得也许自己不适合学习。
我们陷在门厅的旧沙发里感慨,好像到了一个要考虑未来的时候,抬头门外,是垂下来茂密的迎春枝。
和Y一直都是蛮交心的朋友,我俩一样有追求没自制力,想法清奇贪玩吊儿郎当喜欢尝试新事物。军训前刚认识她是就跟她BB了一个下午逃避军训辛苦的N种办法,失联色诱跌打损伤……我俩的世界里就是可以化解一切危机的没有道理的美好。畅想我们大学毕业后又在成都遇到,做了好邻居,又是好闺蜜,老公可以一起带、娃可以一起养饭可以一起做,那工作上跌了跤生活上受了挫情感上出现点小吵小闹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毕竟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都是有主观能动性的人,主观能动性在我们这些没进入社会的学生妹眼里就是神圣,就是无所不能,
Y说她的问题是男票老黏着她,他俩在一起总是不能一起好好学习。现在的学习主要就是备考,备考当然最希望能考上理想院校然后以后生活容易一些,恋爱必然也是生活美好的一个元素,而且本来就自带美好属性,所以人都想谈恋爱不想备考。我没法理清楚,告诉她恋爱就该好好享受沉迷其中当然不行,让她跟男票划好界限好像也不对。反正喜欢的话就认真喜欢呗,认真就行,男色误人。
C是大大咧咧性格的女生,也很聪明,她有幸福和谐的家庭,告诉她不嫁也罢愿意养她一辈子的爸爸妈妈。她喜欢陪爸爸买菜逛公园,就像我也爱陪爷爷溜圈一样吧,遛圈路上爷爷会搞来几颗剥皮即食的枇杷,每一颗都是黄澄澄的小太阳,这样的生活挑不出一点不好,她以后的孩子一定很爱她。
回老寝室见Q的时候,看到Q脚背上一片赤红的烫伤,说起来是前天泡脚时看“赵启平”所致。Q一个人住寝室已经有一个月了,烫伤那天晚上也只能自己忍着百度一下如何处理,穿着运动鞋去医务室拿药因为还要去上课不能穿拖鞋,买来碘伏纱布笨拙的学习消毒包扎。虽是相处时间不长的新室友,但她那么耐看又有礼的好姑娘,换谁都会心疼的。她和男朋友老杨在一起有四五年了,老杨这个暑假就要出国了,未来的两年半他们就要开始距离更远的异国恋。可能异地恋对他们来说已经变得得心应手,可谁不想在脚背烫伤的时候身边有着温暖的陪伴呢。还住寝室的时候知道她和老杨一起追《权利的游戏》她喊她男朋友闭嘴不许剧透,和老杨视频的时候她嫌弃老杨的大脸嘲讽老杨的裤子逼着老杨给她道歉,完完全全普通情侣的日常,可日常里都是藏不住的甜啊。
很晚的时候回新寝室拿东西,G已经睡了,开始只是像寒暄几句,一问一答的了解G最近的实习,后来G打开话匣子讲所谓的不良资产管理有多坑,就是追着别人别人屁股后面讨债的,每天公司有专门的检查小组,上班不能玩手机电脑也是被设置后的淘宝都进不了的道具,他们工作就是打电话发短信催债。要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是讨债公司教他们的讨债手段已经开始逼近限制级,谎称持卡人获取开户信息,伪装政府找居委会套亲朋好友全套信息,谎称警察威胁还债……甚至座机号码被三大通讯公司封掉后然他们用个人号码做业务,实习生没有严密的责任合同,伪称政府部门这种不和法规的事情一旦出了事,不就是在利用廉价的实习生做替罪羊么。所以G辞了职,正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学习,给她推荐了一个还行的实习汇总平台供她补充参考,希望她的步子能比我迈的大。
最后说J,J也是个挺聪明的女生,从大一到现在,从一个不能独立很自我易抱怨的人到也能独当一面,也能考虑别人,也会说对不起,她越来越漂亮了。有时候人得不到肯定的时候就会偏激吧,偏激一点点磨掉自信,不自信就愈不能自我肯定,恶性循环,所以每天都喜欢自己、每天夸一夸爱的人,特别好。
J的老哥初中就出门闯了,后来成了北漂一族,前一段认识他时知道他混的还行,大概做演唱会布置的事务赚钱不少,但也花钱甚至是费钱无数。最听说收到法院传票在避债期。今后咋办还都不知道,不过老哥的小龙虾做的很好。
给Y看了我写给我爹的文章,滴水不漏。晚上和Y玩游戏,约定用各自的语气和习惯跟对方的男朋友聊一段天,他男朋友觉得自己女朋友变犀利了,我夫君觉得我画风没那么矜持了。所以我大概是一个说教起来措辞很严谨的理性人吧,理性边上那点感性,一大部分给了我夫君,剩一部分小心翼翼的私藏,囤货。我还得留着看看感动中国时痛哭流涕嘞。
我最近啊,一切也都还不错,晚安。

评论(1)
热度(2)
 

© Sar✺ | Powered by LOFTER